“人在阵地在”,19岁通讯兵牺牲前说“新中国,万岁”

更新时间:2019-11-23 11:19:51   浏览量:2495    来源:库李门户网站

今天的广州市百花齐放,已经成为具有国际标准的现代化大都市。社会稳定繁荣,人民幸福生活。在这个光荣的日子里,我们最不能忘记的是那些为广州解放而流血牺牲的烈士。他们在广州解放前夕牺牲了。祭祀前,有些人仍在默默地说“新中国,万岁”,而另一些人仍在将死敌人。

缅怀先烈和先辈,就是更加珍惜今天美好的生活,用更大的勇气和决心把广州建设成一个更加美丽的城市,让人们过上更加幸福的生活。

战斗结束后,我在一座小山上发现了黄家光。当时,他受了重伤。他全身有四个弹孔,肠子流了出来。我把他抱在怀里,鼓励他坚持下去。他伸出一只坚硬的手说:“我不能...请向教官报告,第二排已经就位……”

无论他去哪里,他(潘玉德)都带着水去烧班上士兵的脚。他把足球装满水,并把它带给每个士兵。士兵们太累了,无法躺下睡觉。他一个接一个地叫醒他们,烧伤他们的脚。因此,他是一个热爱士兵和人民的榜样。

左图:王民参军时的老照片。右边是王敏的当前照片。

旁白:王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第44军第395团退役干部,87岁

我出生于1932年,15岁参军。我来自黑龙江齐齐哈尔。1949年,当我军第132师395团作为先锋派进军广州时,我是第三连的文化军官。我的主要任务是提高和调动士气,所以我必须站在战斗的最前线。当我们进入广州时,我们于10月12日晚到达从化云台山。晚上9点,我们遇到了蒋军第107师第321团,经历了解放前的最后一场战斗。

70年后的今天,我已经成为经历过这场战斗的唯一幸存的老兵。每当我想起当时激烈的战斗,想起广东和广州多事的岁月,我还是忍不住流泪,深深地感动了。

云台山战役中,我军第三连奉命攻占云台山主峰,狙击敌人,逃往广州,第二排作为主战。那时,到处都是枪炮声,在我的脑海里不可能有别的了。我只想杀更多的敌人。经过20多分钟的激烈战斗,云台山的主峰被我们控制住了。为了逃跑,敌人在主峰进行了反击。连长命令通讯员黄家光去第二排了解情况。

我和黄家光19岁时是东北的村民。当他完成任务并带着第二排“就位”的保证返回时,他发现敌人在第二排的后方发起了进攻。此时,已经来不及汇报了,所以黄家光决定利用有利的地形,向第二排开火汇报,同时挡住敌人。当部队听到枪声并知道他们遭到了敌人的攻击,他们立即调整了部署,组织了火力并消灭了被攻击的敌人。然而,黄家光的举动也引来了敌人猛烈的子弹,最后他倒在了血泊中。

战斗结束后,我在一座小山上发现了黄家光。当时,他受了重伤。他全身有四个弹孔,肠子流了出来。我把他抱在怀里,鼓励他坚持下去。他伸出一只坚硬的手说:“我不能...请向教官报告,第二排已经就位……”

当我问他是否有东西要带回家时,他说:“如果你看到我的父母,告诉他们我没有羞辱他们,我已经成功地完成了任务!”临死前,他嘴里轻轻地念着“新中国万岁”,然后慢慢闭上眼睛,就在云台山上休息。

王敏正在告诉记者。

有六班班长潘玉德,也牺牲在敌人的阵地上。他死时,冲锋枪已经破了。当我们发现他的尸体时,他还紧紧地抱着一个国民党士兵。两个人一起死了。

我仍然记得,在他准备上任之前,我去看过他。当时,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枚“毛泽东爱心人士模范奖章”,递给我,说:“王主任,我这里有一枚奖章。请替我保管它。如果我能下来,你可以还给我。如果我不能下来,我会把它给你,或者你可以替我把它交给组织。”我说过你会下来的,别担心,我口袋里有。

他是我们的模范老师,热爱人民。他的绰号是“二十担”。为什么它被称为“二十负荷”?他去的每一个地方,一旦他留下来,他都会为每个市民挑一车水。他每天都要在往南的路上走,50到60英里,70到80英里。当他到达那里时,他不得不为镇上的人装满所有的坦克,所以他被昵称为“20辆车”他不仅关心普通人,也关心他班上的士兵。他去的每一个地方,都带着水,用开水烫伤班上的士兵,往足球里装水,然后把水带给每个士兵。士兵们太累了,无法躺下睡觉。他一个接一个地叫醒他们,告诉他们烫伤脚。因此,他是一个热爱士兵和人民的榜样。

最后,我没能把奖牌还给他。多年来,我一直在寻找他的家人,但我从未收到他的来信。直到2009年,我才把这枚奖章捐赠给从化历史博物馆,从化邀请我在纪念广州解放60周年时谈论广州解放。

《文广日报》全媒体记者申会、张淑红、方晴、吴军、曾伟康

照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罗昌伟、方晴、吴军、曾伟康、申会、张双红

视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吴军、曾伟康、张书鸿、申会、方晴、罗昌伟记者郑强、刘京闻、宋逸仙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钟敏

秒速赛车下注 山东11选5 澳门美高梅

在“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中弘扬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