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城bet - 39名偷渡者,死在世界人口贩运网的最后一关

更新时间:2020-01-09 16:05:05   浏览量:2332    来源:库李门户网站

金沙城bet - 39名偷渡者,死在世界人口贩运网的最后一关

金沙城bet,10月23日,在英国埃塞克斯郡一处工业园区,警方发现一辆装有39具遗体的货车。

事件发生后,全世界都为之震惊,全网都在各种争论,为了他们到底是哪国人骂翻了。但我们更加关心另一个问题:这件事背后的地下人口走私链条。

这39条人命,可能仅仅是冰山一角。

偷渡死亡,世界地图

在这个看似文明的世界,偷渡每天都在发生。

联合国数据显示,仅2016年就有至少250万人偷渡,平均下来每天就是6800多人。多数偷渡客在到达目的地前,都经历过炼狱之旅。这次丧生于集装箱的39人,就是死在最后一程。

据英国警方推测,他们最可能的死因是冻死。按时间推算,他们至少在零下25度的冷冻车里,待了15个小时以上。

死前几个小时,偷渡客pham thi tra my给远在越南的母亲发了诀别信:

“对不起妈妈,我这次出国没有成功。妈妈我爱你,我不能呼吸,我要死了。”

很难想象,他们39人最后在冷冻车里的场景,该有多绝望。

而你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躲在冷冻车里,活活被冻死吗?

这并不是司机无意中把冷冻打开了。冷冻车是偷渡者躲开警方红外热成像仪的常用手段。但这次可能是某个环节产生了问题,才导致车内39人全部被冻毙。

△ 在港口布置的红外热成像仪,可以探测卡车内的人体热量

看似残忍,但像这样的致命时刻,在漫长的偷渡旅程,只不过是小小的一环。

在庞大的地下偷渡世界中,除了亚洲人,东欧人、非洲人、中南美洲人都是其中的主角,偷渡的路线更是遍布全球各大洲。

△ 图片来自联合国2018年全球偷渡研究报告 global study on smuggling of migrants 2018

这个隐藏在地下的偷渡帝国,不仅规模庞大,参与人数众多,而且甚是猖獗。

在facebook上,你甚至能看到他们发布的偷渡广告,各种鼓吹偷渡过程的安全快捷,就像你在公交车上看到的无痛人流广告那样堂而皇之。

△ 我们有一艘载有60m长谷物的船,从土耳其出发前往意大利。整个旅程需要四到六天的时间。食物和饮料可供选择

△ 如果你想购买护照,4000欧就能购买100%真实护照,但一切后果自负;想让我们帮你送到欧洲,价格8000欧,我们为你承担一切风险。

“100%真实”、“承担一切风险”、“食物饮料可供选择”,这些充满现代商业精神的字眼,让出国偷渡听起来轻松地像是场郊游。许多人宁愿欠下大笔贷款,也要送家里的青壮年去偷渡。

但等到他们踏上行程,才发现一切都是骗局,自己踏上了不折不扣的死亡之旅。

可以说,全世界非法移民路线图,也就是他们的死亡节点图。

以非洲偷渡者常走的地中海线为例。惯常的路线是从非洲各地汇集到利比亚中转,再从这里坐船过地中海去意大利,最后转陆路进入各个国家。

这段路程中,几乎每个涉及运输的环节,都会成为偷渡者的鬼门关。

△ 图为世界四大偷渡路线之一的地中海线,剩下三条是墨西哥线、东欧线、巴尔干线

首先是如何来到中转站利比亚。沿途最大的考验便是撒哈拉沙漠。2013年尼日尔就有偷渡客因车辆故障,被困在无边大沙漠中,最后92人活活渴死。

除此之外,由于走私人口市场竞争过度饱和,偷渡集团为了打压对手还会互相攻击,抢夺车辆。而夹在中间的偷渡者,经常会因此被丢在沙漠里自生自灭。

到达利比亚后,地中海又成为横亘在偷渡者面前的第二道天堑。

尽管坐飞机,或者转从叙利亚走陆路,都是更加安全的选择,但价格也更贵,高达4000-10000欧元。没钱的偷渡客们,只好选择最危险的海路,坐破旧渔船横渡地中海。

△ 跟我们想象中的大货轮不同,很多偷渡者坐的都不能称之为船,只能叫做小舢板

这样超载的破船,抗风浪能力可想而知。

2016年5月28日的事故中,偷渡者乘坐的船甚至连动力都没有,只能由另一艘船拖曳。行到半途船只就开始漏水,船上300多名偷渡客,还没看见欧洲大陆的海岸线,就无望的淹死在地中海大坟场里。

△ 有的甚至连气垫船都拿出来用,一旦漏气就是场惨剧

同样的事故,在地中海线几乎每月都在上演。

最严重的2016年,曾在一周内发生了多起严重的海难事故,尽管法国、意大利的海警救上了近14000名偷渡者,但还是有700多人葬身大海。

即便来到欧洲大陆,也并不意味着旅途结束,反而有更多麻烦在等着偷渡者。

如何前往目的地国家,成为摆在偷渡者面前最后一道难题。面对各国严格的管控,他们通常会找到当地的人口贩子,通过集装箱陆路运输的方式,以货物的名义发往目标国家。

△ 暗无天日的集装箱,是众多偷渡者的最后一道难关

每个被塞进集装箱的偷渡客,都会对这段经历记忆犹新。

为了最大化利用空间,集装箱里通常会像装蔬菜一样塞满偷渡者。集装箱内黑暗、闷热,缺少水和食物,但这些都不是最恐怖的,缺氧才是偷渡者面临的终极考验。

有时司机的一个失误,就能导致全车偷渡客的死亡。在两年前的奥地利偷渡案中,司机米特科因为忘了让车门部分打开,保持空气流通,导致锁在车后的71名偷渡者全部窒息死亡。

△ 警方打开车厢时,到处都是被撞击的痕迹。也许他们是想撞开车门,也许是想通过声音吸引路人的注意,但最后他们都失败了。

这种跨越数个国家,涉及多种交通工具的偷渡之路,每一步都充满着风险。

△ 沉船、渴死、交通事故,都有可能造成偷渡者死亡(图片来自联合国)

而想要降低风险,就需要有能够严格掌控整个链条的偷渡集团存在。

但可惜的是,在各自分工作业的偷渡行业,这样的行业托拉斯少之又少。

错综复杂的偷渡组织

人贩子,中国称之为蛇头,国际上称之为people traffickers ,翻译过来就是人口走私犯。

跟我们想象中的偷渡一条龙服务不同,人贩子并不享有走私的垄断权。

他们内部的运行模式,更像是出国旅行团。人贩子负责招募偷渡者,而后续的每段行程都外包给相应的黑帮集团,人贩子根本没有办法管控到每个环节,这也导致偷渡事故的频发。

△ 偷渡组织四种架构,松散合作是最常见的模式

至于人贩子的组成,也比我们想象中复杂。除了专门干这行的,现在甚至连索马里海盗、恐怖分子都参与其中。isis甚至开放了官方偷渡路线,方便人贩子从叙利亚走私移民。

△ 由于isis监管比较强,这条路线的安全性其实相当有保障

大家都一窝蜂闯进这个行当的原因也很简单:赚钱。

据统计,全世界每年人口走私的总利润已经高达70亿美元,是个仅次于军火和毒品的大生意。光isis控制的叙利亚线,每天就能赚到50万美元,利润超过了倒卖石油。

更重要的是,相较于军火和毒品,走私人口的风险简直低到可以忽视。

国际社会面对人口走私,并没有什么有影响力的大行动。甚至英国皇家海军在地中海遇到偷渡船,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满满一船的偷渡者。

对于这种现象,《每日电讯报》记者科林·弗里曼怒骂:

“在面对人贩子时,欧盟简直一无是处。”

△ 面对一船偷渡者,与其猛烈打击造成人道主义事故,不如假装没看见

为了最大化收益,有的人贩子不仅会收取偷渡费,还会把偷渡者当成商品,通过把他们变卖为奴隶,赚取偷渡者身上最后一丝剩余价值。

说到这儿,很多人可能会不敢相信:都21世纪了,还会存在奴隶吗?

答案是不仅存在,甚至连成规模的奴隶市场都存在。

cnn就曾经报道过利比亚奴隶市场。在这里,你只需花400美元,就能买到一个奴隶。

△ 在利比亚奴隶市场中,一个人只值400美元

这些奴隶中,很多都是被骗的偷渡者。他们本以为自己是交了钱的客人,但行程刚一开始,他们的身份就瞬间沦为人贩子的肉票,被迫向家人打电话索取赎金。

而交不出赎金的人,对人贩子来说就是可以被随意处置的货物。他们最好的去处,便是隐藏在各地的奴隶市场。在这里,他们会被来回交易,有人甚至被倒卖了5次,绑架了7次。

更让人绝望的是,人贩子有时还会和当地警方合作,共同倒卖人口。

有的偷渡者好不容易穿越撒哈拉沙漠,来到利比亚,结果刚到就被人贩子偷偷点炮,通知当地警察抓进集装箱,像货物一样被四处运输。对于所处环境,偷渡者描述到:

“集装箱内挤满了人,我们没有一滴水喝,我身边的人开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

这些偷渡者通常会被送往利比亚南部的库夫拉拘留中心。

在这里,难民们将成为狱卒们倒卖的商品。而奴隶贩子们就等在监狱外面,只需花30第纳尔(人民币150元),他们就能就狱卒手里买到一个偷渡者。之后,他们又会把手上的人倒卖,或者继续向他们的家人勒索赎金。

△ 被卖为奴隶的苏丹孩子。因为丢了一只骆驼,他曾被主人钉在了树上

矛盾的是,尽管难民们拼了命想要偷渡到欧洲,但欧洲却并不欢迎他们。

为了阻挡难民潮,意大利政府甚至直接与卡扎菲达成合作。他们曾给卡扎菲送去大量集装箱、一万两千条毛毯和一千个运尸袋,利比亚南部的拘留中心也是在意大利帮助下建成的。

这些进入拘留中心的难民,最后很多都成为了奴隶。

可以说,整个偷渡链的参与者,从人贩子到警察,从恐怖组织到奴隶贩子,从卡扎菲到意大利政府,都从中赚的盆满钵满。而他们唯一的盘剥对象,便是偷渡者们。

在他们面前,偷渡者如同待宰的羔羊,被剥夺掉最后一丝利用价值。

偷渡的现代悲剧性

那为什么在人类科技快速增长的时代,却有这么多人选择危险的偷渡呢?

首先是因为战乱。我们看起来和平的生活,都需要背靠一个稳定的国家。

在《人贩》一书中,有一个叙利亚难民的真实故事。这位自称默罕默德的男人,曾经在叙利亚首都拥有二十套房产,不折不扣的富裕阶层。但是叙利亚内战打响后,这些地产变得一文不值。他开的冰激凌工厂,也被叛军洗劫一空。

政府军收复这片区域后,他本以为能重新过上平静的日子,没想到反而又被指控资助叛军,关进了监狱。家里人好不容易凑齐了1万美元的赎金,才把他从监狱弄了出来。

一无所有的他,出狱之后,想的第一件事就是逃亡欧洲。

在那里,尽管他身文分文,但至少最基本的人身安全可以得到保障。

而已经被打成废墟的故国,又有什么值得留恋呢?

△ 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古人早已说出了这其中的悲痛

另一方面,世界分工的巨大不平衡性,也让欧美成为了应许之地。

尽管偷渡之后,很多人还是处于当地社会的最底层。但他们知道,全世界最优质的资源大都集中在这些发达国家,只要顺着吸管的方向,成功的机会也会变得更大。

偷渡,便成为他们跨越这种分工不平衡的跳板。

对于他们来说,偷渡就是场孤注一掷的豪赌。成功了便可以拿到数倍于本国的高额薪水,甚至有机会开个餐馆,子子孙孙扎根于此;而一旦失败,要么是遣返回国,要么就以常人难以想象的残酷方式客死异乡。

像这次英国偷渡事件中的39名遇难者,几乎都是想要去英国发财的普通人。出国然后寄钱回来,是他们突破人生阶层的唯一出路。

△ 在柏林时,遇难者nhung曾说:在越南时,我以为欧洲是粉色的,现在发现它是黑色的。

遗憾的是,同样都是渡过海,哥伦布率领的航海者成为了未来的开拓者。

而同样忍辱负重的难民们,他们却成为海中的枯骨,连姓名都不被人记住。

来源:x博士。

—▼——▼——▼——▼——▼——▼——▼——▼——▼——▼——▼——▼——▼—

有书君语:送福利啦!

添加有书君vx:youshu153或

私信有书君,回复“福利”即可【免费领取152本】高分好书,先到先得,仅限前100人!

↓↓↓点击【了解更多】,查看详情

广西快3投注

紧日子怎么过?| 睡前聊两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