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小太阳网 - 刘英:美联储连续三次降息,如何应对降息潮和负利率

更新时间:2020-01-11 13:16:50   浏览量:2022    来源:库李门户网站

登陆小太阳网 - 刘英:美联储连续三次降息,如何应对降息潮和负利率

登陆小太阳网,10月31日美联储降息25个基点至1.5-1.75%,时隔11年美联储重启降息,上年四次快速加息,今年8月突然逆转,接连三次降息。美联储在降息通道狂奔,给全球降息潮火上浇油。俄罗斯央行此前超预期降息50个基点应对,土耳其提前出手大幅降息250个基点,欧日等主要经济体更是在负利率环境继续徜徉,负利率阵营将扩围。中国央行虽有降息降准空间,但在全球经济动荡之际,跟进或改革,这将决定中国及全球经济何去何从!

从经济来看,美国gdp环比增速降至1.9%,美国制造业pmi采购经理人指数跌落到荣枯线以下至47.8的水平上,跌至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低点。为挽救一蹶不振持续不振的经济,美国只能祭出降息大杀器来刺激。从风险来看,美债倒挂预警了美国经济下行,采取降息来应对经济下行的压力,与此同时美联储在九月份连续采取回购操作以应对短期流动性金融风险。九月降息前美隔夜利率甚至跳涨600点至8.25%。而美联储重启10年前回购操作,解决财政年度末期企业因纳税所产生的流动性紧张问题,应对美国经济下行和防控金融风险。

从政治来看,大选当前特朗普甚至把鲍威尔当成敌人,采取史无前例的极限施压,直接采取行政干预和强压美联储来降息。独立性不保的美联储迫于压力从今年8月份开始小步快跑,每月降息25个基点。

巴西继续大举跟进美联储降息,再次直降50个基点。不少发展中国家跟进美联储降息,截止目前全球近40个国家央行降息。美联储降息不仅引发全球降息潮,还扩大了负利率国家的阵营。全球负利率在深度、广度上史无前例,伴随降息潮、负利率,更多资产暴露在负利率环境,全球资产和经济格局面临重构。

美联储降息加剧全球降息潮和负利率水平

特朗普对负利率艳羡不已,美联储降息不仅带来降息潮,更加重了全球负利率的程度扩大负利率国家范围。尚在脱欧漩涡中的英国未跟进降息,而多年来处于负利率的瑞士、欧央行等暂时按兵不动,日本央行暗示降息前景。巴西等为应对美联储降息在降息通道跌落,不少国家为负利率而蠢蠢欲动。

不仅有的央行给出负利率,还出现负利率债券,甚至负利率贷款,而且规模有扩大之势。目前全球资产已有40%的规模暴露在负利率环境中,其中全球实际收益率为零以下的债券占到发行总数的1/3,规模20万亿美元。日前丹麦的银行甚至给出了利率为-0.5%的十年房贷。

瑞士央行目前保持着-0.75%的负利率。瑞典早在2009年为应对欧债危机就开始采取负利率政策。无独有偶,为刺激经济增长,尽快摆脱欧债危机的冲击和影响,欧央行从2014年6月起就将存款利率调降为负0.1%,为促经济增长,提振疲弱的欧洲经济,欧央行降息至-0.5%。

不少国家加入到长期国债收益率为负的阵营。2016年日本、德国就出现了负收益率的国债,法国目前也步其后尘加入长期国债为负利率的阵营。目前负利率幅度之深、范围之广前所未有。德国进行得更为彻底,德国1年期、30年期国债收益率均为负。

从全球来看,经济增长动力不足及美国挑起贸易战给全球带来的不确定性才是降息背后的主因。尽管降息可以刺激股市和资本市场,迫使银行提供贷款,从长期有助于提振经济增长。但降息潮和负利率对资产管理有利有弊,短期负利率或削弱银行本已有限的盈利,长期化则会影响存款意愿。尤其是当央行祭出负利率这把双刃剑时更是如此,因此降息潮与负利率对资产管理机遇与挑战并存。

降息潮、负利率影响股市汇市债市,对资管提出挑战

尽管降息短期刺激股市、债市上涨,但对汇市的影响则要观察。自1973年美联储制定美元指数以来共经历了3次上涨大周期,美元指数这三次上涨周期与美国经济增长周期相重叠,9月份美联储降息美元指数不降反升,表明指数升降要看美国经济。美国挑起贸易战造成全球跨境投资大幅下滑、全球贸易增速低于世界经济增度,美国债务高企减税令财政政策乏力,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加大,降息或难支撑美元指数再走高。是以美元计价的由于多国降息,甚至负利率,全球资产价格和资本市场定价面临重估。特别是美联储降息,不仅给股市、债市、汇市里资产价格需要重估,而以美元计价的大宗商品价格面临重估,美联储加剧的降息潮带来金融市场震荡和风险。

负利率债券既表明对经济前景预期看跌,又表明急于规避短期风险,流动性紧张问题加剧。而倒挂的国债加上长、短期均为负的债券,反过来也加剧了市场波动,更倾向于加速交易而非持有到期来赚取债券利差。负利率不仅重构资管产品,重塑资管市场,甚至还会重组资管机构。金融机构要用智能投顾进行精准投资,变被动为主动投资。

各央行竞相降息加剧了全球降息潮的规模,全球有三分之一以上资管产品都暴露在负利率环境下,并有全面扩大之势。降息潮和负利率给全球资产管理产品带来压力,全球资产和经济面临洗牌。在中国金融对外开放加速之际,中国应对显得尤为重要,这实际到全球资金的流向,以及风险防范。在全球资金的重新布局、金融风险挑战下,央行应对及监管当局面临规则重塑,要审时度势抓住机遇应对挑战。

中国央行正以改革的办法应对降息潮

针对美联储降息带来的降息潮,尽管我国有降息降准的空间,但是央行并没有简单跟进美联储降息,而是采取改革的办法,采取预调微调和相机抉择办法予以应对。面对国内实体经济降低融资成本问题,我国央行采取改革lpr的办法,这充分体现了中国央行的独立性。lpr改革令利率下行缓解财务压力,从而刺激投资的需求。为应对全球降息潮和负利率,我国需要深化金融供给侧改革,建设多层次资本市场。

面对全球降息潮和负利率,中国通过完善lpr形成机制,发挥lpr对贷款利率的引导作用,解决我国贷款基准利率和市场利率并存的“利率双轨”,促进贷款利率“两轨合一轨”,提高利率传导效率,打通货币流通渠道,打破贷款利率隐性下限,通过利率市场化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同时避免降息导致资金流入房地产市场而推升资产泡沫。为了应对日益加码的中美贸易战,缓解国内经济下行压力,中国央行8月份降准0.5个百分点并对省级城商行额外降准1个百分点。通过lpr改革令利率下行可以缓解企业的财务压力,提振市场的风险偏好,从而刺激投资的需求,进而提升股市吸引力。

降息潮和负利率或成为新常态,降息潮带来史无前例的负利率,针对全球近半资产处于负利率环境,而我国资管规模已超百亿,以双位数速度在增长,明年实现第一个百年目标,正式步入小康社会,全面脱贫是基本面,新时代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应对好降息潮和负利率,成为国强民富的重要保障,实现国家和百姓的资产和财富长期的保值增值。

截至目前,全球资产管理的80%集中在美欧市场,只有不到15%的资产管理在亚太和非洲地区。拥有最大数量的中等以上收入群体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超过百万亿规模的资管正在快速累积,为此全球排名前50的资管公司几乎已全部入驻中国。降息潮和负利率对央行货币政策、金融业对外开放、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挑战。

作者: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刘英 研究员

来源:中国日报网

中国国际人才交流大会首设珠海分会场,这些亮点活动别错过